第二届河南省道德模范:范占先 当代“嫂娘”感动中原大地

2016-02-04 10:37:33
焦作文明办
原创
500
摘要:第二届河南省道德模范,范占先:当代“嫂娘”感动中原大地

范占先,女,汉族,59岁,中共党员,河南省焦作市孟州市谷旦镇张村农民。范占先出生后就在老家和外公、外婆生活,长大代母尽孝。为了尽孝,她招了王中福做上门女婿。可她的公爹也是跟着外公、外婆生活,公爹、婆母身体也不好,五个婆家弟妹又一个接一个病倒...... 36年如一日,她在艰辛中把弟弟妹妹抚养大,操持他们成家立业。因为善良实在,范占先作为村两委干部感动了一村人,先后当选为“首届焦作市道德模范”、“ 第二届河南省道德模范”,被人们誉为奉献爱,传播爱,燃烧自己,谱写和谐的当代“嫂娘”。 20105月入选“中国好人榜”。

范占先一辈子生活在特殊的家庭中。父母都是单传,婚后结伴去了西安。她出生后就在老家和外公、外婆生活,代母尽孝。为了尽孝,她招了王中福做上门女婿。可她的公爹也是跟着外公、外婆生活,公爹、婆母身体也不好,五个婆家弟妹又一个接一个病倒......
36
年前,新婚的范占先为支持丈夫在部队服役,毅然放弃了保送上大学的机会,挑起了两个家庭沉甸甸的担子,既要照顾丈夫全家,又要照顾年迈的外公外婆。结婚不久,范占先的婆婆病故,公公患上食道癌。婚后十年间,范占先先后送走了六位老人。
结婚时,婆家弟妹最小的才6岁。1979年起,5个弟妹先后有4个患重度肌肉萎缩症,一个患癫痫病,这个本来就贫困的家庭一下子陷入绝境,但范占先咬牙坚持支撑着这个家。她搀着、抱着弟弟妹妹辗转到西安、太原、郑州的大医院求医问药,不知跑了多少趟、走过多少路。每天天不亮起床、做饭,帮弟弟妹妹穿衣、吃饭,驮着弟弟或妹妹到镇上输液,趁打针的功夫再匆匆到地里干活,晚上还要洗衣、缝补,照顾他们睡下。许多次,弟妹们说:“嫂,咱不治了,我知道我就这样了。”可范占先并不放弃,她说:“有嫂在,就有你治好的一天。”家徒四壁,范占先只有用几间破旧的房屋做抵押,从信用社一次次贷款。
36
年如一日,她在艰辛中把弟弟妹妹抚养大,操持他们成家立业。1983年大妹嫁人时,家里一贫如洗。“妹子,家里穷,但我不能让人瞧不起你。”范占先把当初自己结婚时置的柜、椅、桌,仔细地擦擦抹抹,罩上朱红色的漆,一股脑送给了福莲,“风风光光”嫁了她。最让范占先感到欣慰的,是弟妹们对她的依恋,对她的尊重。“我有一个好嫂子。”四弟七八岁时就被范占先接到了家里。由于淘气,他十七八岁还常干些打架、恶作剧之类的事。每一次,都是范占先挨门逐家给人赔不是。有一次,丈夫看不下去了,恶恶地说:“让他滚!”范占先说:“你让他滚到哪儿?”“让他滚回西大义去。”范占先狠狠地瞪了丈夫一眼,恶气无处发泄的王中福把范占先推了个趔趄。“好哇,你敢打我嫂子?!”本来呆站在一边的三弟、四弟不顾一切扑上前去,把大哥紧紧压在地上,逼着他向嫂子认错。照顾了小叔子、小姑子和侄女,却耽误了自己的孩子,范占先的儿子因为长期营养不良,初中没毕业就被迫辍学,女儿考上大学却因掏不起学费而放弃。
因为善良实在,范占先感动了一村人。从做姑娘时,范占先就担任了村两委职务,勤勤恳恳做事,清清白白做人,深受村民爱戴。2005年,张村村委主任换届选举,不知谁提了句:“咱为啥不选范占先?”一呼百应,全村不到700的有效选票,600多张投在了范占先名下。没有谁出面组织,但却有十几挂鞭炮在范占先家门口炸响。村民们在用这种独特方式,为一个女人的善良喝彩。
新华社等多家媒体曾报道范占先的感人事迹。她先后当选为“焦作市首届道德模范”、“河南省第二届道德模范”,被人们誉为奉献爱,传播爱,燃烧自己,谱写和谐的当代“嫂娘”。
挽留,再三挽留。最终,村民们提的“条件”一降再降:范占先不能离开村“两委”。
爱和善良,在平淡中延续
2008年底,随着王中福的小弟离开范占先的家住进敬老院,家里忽然“空荡”了许多。  “我们总算有机会可以干些事了。”这句话,是范占先说的,也是王中福说的。这句话,旁人说时脸上可以挂满灿烂的笑容,但范占先和王中福说时,却是五味杂陈。“都老喽,‘事儿’却刚刚起步。”苦涩的笑容爬满了范占先岁月纵横的脸庞。
在去谷旦镇养老院看福全的路上,我们问了范占先这样一个问题:“你为这个家庭付出了这么多,后悔不后悔?”“有啥后悔的?”范占先随口反问,“事情既然摊上了,不尽心能行吗?”
在修路的工地上,我们提议给范占先和王中福照个合影时,大咧咧的范占先忽然有了忸怩:“结婚时都没跟他合过影呢!”但她还是主动凑到了王中福身边。
一胖一瘦,两人脸上有着同样的沧桑。
特意的,我们把照相机的镜头对准了王中福的脸,为了他脸上布满的沧桑痕迹;特意的,我们把镜头对准了59岁的范占先。35年的婚姻生活,给了她太多的承载,假如,人生可以多一次选择,可以回到从前,她可以成为一名大学生。同样,她或许真的可以成为一名女乡长甚至女县长。但今天,她只是一个奔走在阡陌间的农家女人。
“假如,你现在可以回到1974年你在县委党校培训的那段日子,你觉得你还会嫁给王中福吗?”采访结束的最后一个问题,我们请范占先作答。
“会!”略作沉思,范占先答道:“其实,结了婚也是可以离的。”
忽然间,我们明白了,如果真的可以再给范占先一个选择,下辈子,她还会做王中福的女人,还会像今生这样照顾他的弟弟、妹妹。
“人家的日子是人家的,咱的日子是咱的。”范占先的这句话,不仅是她这35年来的生活态度,更是她“下辈子”还要做王中福女人的理由。

文章分类